月见莳萝

主角受控。
小黑子我的嫁。
爱知小天使2333
Yes,Your Majesty!

【剑三/唐毒】《情蛊》4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炮哥X毒哥。回忆章。

因为我写文都是兴起而来,所以没有存稿……会出现剧情偏离之前所想……所以求指出语句不通畅,前后矛盾的地方!


之前传送门: (1)(2)(3)

——————————

故事的开始因一场战火而变得波折。

小男孩原本家住无量山山脚的村落里,父亲是村中一名赤脚医生时常外出行医,所以他便经常和邻居家的孩子一起吃喝玩乐。邻居家的男孩只比小男孩年长两岁,爱笑有虎牙,虽然嫌弃小男孩矮跑起来没他快,但是却也一直很关照他,相处久了还逼着小男孩叫自己为“哥”。

两人算得上是竹马感情一直不错,小男孩不时帮经常磕磕碰碰的男孩上药,而男孩在爬树掏了鸟蛋采了蜜果后也不忘分对方一份。

一切都挺好的,如果没有那次战火。

小男孩至今也不知道那场山贼的屠村是因何,他和男孩也因那场变故而分离。他跟着父亲远赴了苗疆五毒,后也入了五仙教。

直到他在黑龙沼捡回了一个受伤之人。

 

因耳濡目染父亲的行医,小男孩在五仙教的学医之行倒是进行的挺顺利的,在他十六岁那年跟着师兄师姐们来到黑龙沼五仙岭一起对抗天一教。他过来算是实习并未被允许上战场,所以他便去周边采些药草以备不时之需。受伤的那人藏在石缝被丛草遮掩,如果不是他的灵蛇警示他都发现不了。

帮对方初略止血后,他把对方带回了营地里自己的帐篷。取下对方面具后,瞧着是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面容,但是眉眼却有些熟悉。直到他帮对方脱下衣裳准备进一步治疗时,发现了右肩的胎记。

竟然是失散已久的男孩,他没有死!

 

 

“你也听出来了,那个小男孩是我,而他便是唐箴。”巫祈手指抚了抚茶杯。

 

大概是失而复得和小时候积累的情谊,多年未见的巫祈和唐箴并没有生分很多。刚醒来的唐箴很警惕,但在相认后却是露出一抹坏笑,要求巫祈喊‘哥’,察觉到自己外衣尽褪时还调侃巫祈他是不是对他的美妙的肉体有想法。

想起唐箴那耍贱的模样,巫祈不由自已地嘴角微扬。

在自己面前,从前的唐箴一点也不像杀手,还能从他身上看到小时候调皮无赖的影子,有时还爱耍小性子需要他去哄。

 

接下来两人一起在营地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唐箴没有提自己为何受伤,倒是给营地里五毒的负责人递了一份信笺后便得到了协战的允许。他摆着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跟巫祈说了自己去唐门的因由,却没提在唐门的生活。

“小旗子能够再见到你真是上天对我的眷顾,怎么办我一点都不回唐门了。”依旧笑嘻嘻的模样,还死皮赖脸的要求和巫祈一个帐篷。

而经过一个多月的粘人耍赖洗礼,巫祈已经能够冷淡地回他一个白眼了。

 

后来他们去了五毒,那时还是毒萝的巫瑶对抢走自己师兄的男人感到很讨厌,两人经常争锋相对。不过,唐箴会欺负巫瑶的身高但却会在她累时把她背回家,而巫瑶虽然爱对唐箴恶作剧但在对方生病时还是会乖乖地去煎药,那时的他们过得很简单平淡,却是巫祈记忆里最幸福的时光。

先告白的是唐箴,平常说话一大串不带重复的他却在告白时憋了很久才冒出一句“和我一辈子在一起吧。”没有花言巧语的,也没有情爱之诺,只是祈求相伴一辈子。重要的时刻巫祈却是笑场了,因为对方害羞又急切等他回答的模样真的很好笑,把唐箴逼得霸气十足地把巫祈按在墙边亲吻。

后来巫祈也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回答。衣衫尽褪,弧度好看的手指弯曲,腰腹带力,暧昧的低喘声,低眉转眼间尽是风情,那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勾的唐箴想一辈子都沉溺在里面。

 

开了荤的少年们虽不是夜夜笙歌却也是暧昧缠绵,把巫瑶都逼得去住大师姐家了。


***

唐箴之前是因师门任务指示来协助黑龙沼之事,算得上是公事,但之后来五毒却是他的私人之行了。打着养伤的旗号,挂着探查五毒的名义,其实就为了自己的那点私心,想和巫祈多呆一会。

师门的召回之令来得比想象中还早,依依不舍的唐箴走之前压着巫祈颠龙倒凤了一番,尝试了几个新姿势,折腾得巫祈都没起得来送他离开。

 

巫祈原本准备两个月后等忙完祭祀之事后便去唐门找他,没想到半个月后在自家门前就见到了对方,挂着有些破的衣裳,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傻。

一时不知道是该觉得高兴还是叹息。

 


之后的几年里唐箴有任务时便外出,闲时便停留在五毒,偶尔的两地相隔,倒也体验了一把相思之苦。

 

巫祈快二十一岁生日的时候,唐箴说要送他一个礼物。可惜还没看到就因一张突发而来的杀手令而打乱了计划,临走前,唐箴对巫祈说干完这票两人就一起去浪迹江湖游玩。

但是他没有等回他。

 


“我等了他半年,但是没有任何消息,后来我去了唐门一趟,却被告知唐门没有唐箴也没有唐九这个人。”

“唐九虽然我没有见过,但是确有其人,我之前在组织内花名册上有看到,不过两年前他销声匿迹了。”一直听着对方叙说的唐十九忍不住答道。

“谢谢唐姑娘”巫祈向她点了点头,“我也不信,所以后来一直在找他。”

可惜线索太少,他花费了挺长时间才最终从一个情报贩子手中得到一个消息,传闻近来有个鹊名声起的杀手,从未失手,弩下从不留人,身影却和唐九有些相似。

 

“后来我还是见到了他,不对,我不确定那是不是他……”巫祈不经又回忆起那痛苦的记忆,全身不禁有些瑟抖。

 

两年前。

虽有了疑似唐箴的消息,但是唐门中人像来踪迹难寻。无奈之下巫祈想了一个办法,他用重金聘用那个代号“唐无”杀手来杀自己,想求证那人是否是他。

三日之后,巫祈见到了“唐无”,虽然穿着他没见过的唐门服饰,戴着冰冷的面具,但是他知道是他。巫祈本想迎过去,但是没想到迎接他的只有对方的弩箭和漠然的眼神,还有一句无情的“你是谁?”

他顿时愣在了原地。

 

“箴哥?”

“那是谁?”对方皱了皱眉,仔细瞧了瞧巫祈的衣着和容貌,然后又补了一箭,“任务目标确认。”

完全没有防备心爱之人的巫祈被弩箭重伤,他忍住不跪下,却是没有抑制住冒出嘴角的血。比起插进他身体里的弩箭带来的痛楚,他更觉得冷,似是全身血液骨骼都被冻住了一般。

 

后来的事情犹如走马观花,记忆模糊,他貌似看到了巫瑶,貌似他们在说些什么,他都记不清了,记得的只有唐箴毫不留恋转身离开的背影。

想在回忆起来都觉得很痛,心痛。


——TBC——

这章写的好渣,只能当是过渡章了,远目……

下章毒姐要搞事情了。思考炮哥的视角是以番外形式还是正文中写……


小小写个大概的时间线:

毒哥和炮哥因战火分离时,炮哥十四,毒哥十二;

两人再遇时,炮哥十八,毒哥十六,毒萝十岁;

告白在一起时,炮哥二十,毒哥十八,毒萝十二,

炮哥因任务失踪时,炮哥二十三,毒哥二十一,毒姐十五;

毒哥被炮哥所伤,毒哥二十二,炮哥二十四,毒姐十六

正文开始的时间,毒姐十八;炮姐十八;毒哥二十四。

评论
热度(11)

© 月见莳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