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见莳萝

主角受控。
小黑子我的嫁。
爱知小天使2333
Yes,Your Majesty!

【剑三/唐毒】《情蛊》2

虽然慢还是坚持写着的狗血文,炮姐X毒姐。

练笔之作,虽然有大概梗路线,但是可能随时放飞自我。

有私设。

病娇搞事的少女引发的悲剧

 

————————————————— 

巫瑶没法冷静下来,曲起右手狠狠向唐门女子拍去,指甲里淬着毒,那是她几乎从未祭出的招数。

 

巴蜀唐家堡和大漠明教并称两大杀手组织,旗下门人所习惊羽诀和天罗诡道心法,懂得机关奇淫巧技,也擅长无影暗杀追一命。

巫瑶的激动是因对方是唐门中人,却也不全是。

她恨唐门,因着她敬爱的师兄被唐门弟子所伤。冰冷锋利的追命箭狠狠地扎进身躯,差点带走了师兄的生命,不防备只因伤他的人正是他所爱之人。情之一字,果然伤人。

唐家堡向来踪迹难寻,而之前她一直在苗疆照顾师兄,好不容易待师兄伤势开始恢复,她才敢溜出来。而这次到中原之行是为寻一种药引,也是想打听一番唐门消息。

恰恰这一次接下杀手令的也是唐门中人,该说这是命运吗?

 

巫瑶这番虽出其不意但破绽百出的动作被炮姐觉察到,虽被蛛丝影响了动作,却没有限制她的武力,转落七星拉开距离的同时不忘送出暗器迷神钉。

双方虽没有近身战斗,却也你来我往对战了番。

“不愧是唐门,功夫了得,看来今天我们没法善了了。”巫瑶吹奏虫笛之前的面色却是显得分外狰狞,“唐门的杀手都是无心的,看来我之前的示好在你看来只怕很无趣把,放心,这次我认真了。”

再次引来虫兽群,请来灵蛇助阵,蛇影叠毒,百足为僵。而对方回的也是招招夺命之式。

一时难解难分。

 

巫瑶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铃铛,碾碎,释放了刚习得不久的灵蛊。

神志不守,若乱若迷,集迷心、夺命、枯残于一身的蛊。自然也不是她轻易能控制住的,胸中血气翻涌,若不是攥拳指甲划破手心的痛楚,只怕要走火入魔。

灵蛊终是生效,炮姐挣扎了一番,还是倒在了巫瑶的面前。

 

巫瑶望着倒下的身影沉默了几分钟,爱抚了下身边依偎着她的小青小白的头,踌躇半会又蹲到炮姐旁边。伸手取下了面具,面具之下并没有面目可憎的面容,还很年轻的女子,只是眉头微皱双眼紧闭,还有因蛊催生而溢出的唇边之血。

 

她本可以趁着此刻一刀了结对方,但是看着地上溅落的血迹和对方紧抿的双唇,最终并没有动手。

还把炮姐背回了客栈。

鬼迷心窍般。

 

 

***

经脉错乱,心肺虚弱,被灵蛊所伤的后果让巫瑶有点伤脑筋,毕竟她决定救下那个小唐门,要是让对方死了,岂不是坏了门派名声,可惜她有跟着大师姐习补天诀,但是并不是特别精通。

犹豫半会,忍着心痛还是给床上的伤患喂下了大师姐留给她的一颗药,名字她不记得了,不过却是保命之药。

“真是便宜你了。”用手擦掉炮姐嘴角因灌药不熟练而漏出的水,轻手又抚摸了下发白的唇瓣,是软的。

“现在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了。”不知道你醒来会有何表情,竟然有点期待,“你还会杀我吗?”要是能看到对方纠结的模样想想都有趣,看来自己还是改不了这种恶趣味。

 

 

唐十九是五日之后醒的,全身乏力,胸中还泛有阵痛感,本以为刺杀失败已去地府,没想到还活着。缓了缓神让眼睛聚焦,才发现床边趴着一个人,正是她的暗杀目标。

 

“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没有杀了你?”身着苗疆服饰的女子右手撑着头倚在床边望着她,笑嫣嫣的面容,完全看不出之前两人还互杀的你死我活。

“因为我不想让你死啊~”说着对方还伸手靠近她的胸,唐十九神经反射地向右躲开,却也不小心撕扯得胸膛疼痛,动作顿时慢下来,让对方得了手。

 

“人活着,心还在跳动才有意思,你说对吗?”有些冰冷的手贴在胸前心脏位置,对方那因动作而靠近的声音也显得有丝暧昧蜿蜒,让唐十九也晃了下神。

 

“你叫什么名字?”

“……”

“不要这么冷淡,不说的话我就只能给你取阿猫阿狗的外号了。”

“唐十九。”杀手一行不需要真名,代号行事。记忆里已逝双亲留给她的闺名她都快记不清了。

“噗,什么奇怪的名字,是不是你们唐家堡的人都可以靠名字排队了。”巫瑶想象杀手头子冷冷地喊出“唐一”到“唐一百”的名字,然后唐门弟子一个一个唰唰出现站好位置的场面。一定很壮观很搞笑。

“请把手拿开。”并没有回应关于唐门取名风格的事,唐十九觉得胸前还没离开的手分外有存在感,变得滚烫起来。

 

“我叫巫瑶,”慢悠悠地收回右手,巫瑶理了理胸前的蝴蝶银饰,朔雪穿起来后也是很麻烦,“不要奇怪我为什么这会儿对你和颜悦色,你受的伤不轻,一时半会也好不了,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不是你命大,而是我救了你。”巫瑶期待地问道,“所以你还会杀我吗?”

 

似是被这个问题问楞到了,唐十九皱了皱眉,没有回答。

“哈哈就是喜欢你这样的表情,”被愉悦到的巫瑶毫不客气的笑起来,“要杀我也没关系,不过你得伤好起来再说,在此之前,你就是被我救下来的人,属于我的人了。”

“中原有句话叫做救人一命唯有以身相许来报,好像是这样说的吧?我不用你以身相许,就在你伤好之前陪我去寻个药引好了,正好路上无聊给我做个伴。”

 

明明……对方是自己目标,明明自己可以选择赴死,可以选择放弃任务回去领罚,但是最终还是道了个“好”字。唐十九想,大概真的这次是伤太重了,累了。


——TBC——

门派招数有私设,例如那个体服新出的灵蛊emmm就不是常驻技能啦,释放条件很苛刻的。毕竟我是个PVP废,专注治疗三十年,其他门派的PVP套路都是胡扯的。

这章完全就是毒姐在调戏炮姐23333

同样的求指出语句语意错误之处,谢谢了!!

评论(4)
热度(5)

© 月见莳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