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见莳萝

主角受控。
小黑子我的嫁。
爱知小天使2333
Yes,Your Majesty!

【剑三/双唐毒】《情蛊》1

炮姐X毒姐。有私设。


开始写那篇狗血唐毒文了,让梗不成为硬盘文,为了锻炼文笔而写。


所以渣剧情,渣对话,请慎入。


病娇搞事的少女引发的悲剧


————————————————— 




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


情意绵绵的海誓山盟似把这嫣红礼堂渲染得暧昧几分,热闹的贺喜声夹杂着嘈杂的鞭炮声,好似这桩喜事真的是天作之合。


巫瑶却是不信这誓言,她信得过得唯有手中的情蛊。


 


今天是金水镇的首富之子徐公子的大婚之日,宴请三日大肆酒席,所以她即便没有请帖,还穿着一身被误认为奇装异服的门派套装进来贺喜也并没有人拦住。


巫瑶为自己添了一杯酒,坐在左方偏角落位置的圆桌旁,看着新人行礼,微微眯起了双眼。


好戏就快上场了。


 


“一拜天地——”


“二拜——公子你怎么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好痒好疼!阿爹阿娘救我!”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


“少爷你身上的?!”


“还不快叫大夫来!”


 


乱成一团的礼堂,全身奇痒时而癫狂时而痛哭的新郎,受惊吓的新娘,气急败坏亦或惊慌昏倒的亲属,惊讶而议论纷纷的宾客,真是有意思。巫瑶饮尽杯中余量,虽然这家人不好,酒却是不错的,可惜了可惜了。


 


巫瑶趁着混乱离开徐家,沿着小道来到一座小院子里,厚重的药味为这安静的屋子添了几分沉闷。


“你是没看到那姓徐的小子的惨样,真是大快人心。”


“不过那药粉只有几日时效,不够解恨,真想把那人渣给宰了,至少也得把他腿给砍了。”巫瑶嚷了几句,似是不解恨右手拍着大腿又一挥却是不小心让衣角被手上的银饰划破了个洞。瞧见床上的女子并没有和她同仇共忾,不自觉低下声,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大荷,你恨他吗?”




坐卧在床上的女子是巫瑶的好友,林以荷,也是今天新郎的所负之人。溪边初遇至几番巧遇,也曾花前月下两情相悦,原以为会是一番好姻缘,最终也敌不过另有新欢。曾经的海誓山盟又如何,都已过去。


“终究有缘无份罢了,阿瑶,希望你别追究了,咳咳……”温婉的面容因着病态添了些苍白,但好歹也是个美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情郎要负她呢?巫瑶不懂。


“诶,你别激动,来先把药喝了。”巫瑶端着不再烫的药碗坐到床边,“明明还喜欢对方,却又不愿意接受我的情蛊,真是不懂你们中原人,如果让我给他下了情蛊,他就还是爱你的那个人了。”


“阿瑶,你不懂,情之一字太过复杂,不是简单的情蛊就可以掌控的。”


“大荷,你怎么和师兄一样不愿意相信我的情蛊,算了算了,我也不管你们情爱之事了,你先给我把病养好再说,毕竟我还想吃你做的红烧鱼呢。”




侍完药又劝着好友多休养后巫瑶便离开了,虽然口头上答应不再找负心汉麻烦,但是如果就这样轻易放过对方,她还是那个曾经令众师兄姐们头疼的五仙教小魔头吗?


 


 * * *


巫瑶知道自己被跟踪了,虽然一直没见到对方人影,但凭着直觉她感知到自己被盯上了,更何况就连平常嗜睡的灵蛇兄弟们都有些焦躁不安。


她走进了林子里想引对方出来,刚踏进竹林背光处便听到身后一道急速而来的肃啸声,巫瑶扭腰侧翻躲开,斜插在脚边是一支锋利的弩箭。她又运起轻功拉开一段距离,问道:“敢问是寻仇?还是?”


“杀手令。”简短的回答,是一道清冷的女声。


来者不善啊。


 


“金水镇徐家?”


对方没有回答却也没有否认。


看来她还是大意了。


昨夜她摸黑溜进徐府,趁眠蛊把房前守卫小厮们迷昏后,用召唤出的灵蛇兄弟们好好的‘照顾’了下渣男,原本只是想让对方多担惊受怕几天,却没想到听到了一番关于负心行为的自我推卸之词,一怒之下便又迫着那徐公子亲手用匕首捅伤了他自己。


猪嚎般的惨叫声终是唤来了府上守卫们,巫瑶虽逃过了徐府的追捕却也不小心落下了右手上的银镯。她没有预估到这一意外所以当初也没做伪装,金水镇上最近五毒弟子并不多,她估计过不了多久她的身份会暴露,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首富不愧是首富,竟然花重金请了杀手令。


真是麻烦了。


 


不过巫瑶也并不是吃素的。


她从背上卸下虫笛,握在手上抚摸,对方一直在暗处并未现身,很是谨慎,她尝试打探。


“敢问小娘子此令可消吗?徐家出了多少钱?我愿以物换之。”


“……”


“你我无仇,那为何不接受我的交易呢?”


“为令而已。”


“那可否现身一战?”


然而迎着她而来的却又是一发弩箭。


“卑鄙。”踏着小轻功偏身,冷箭擦过她衣摆,又破了个洞,看来这套破虏是不能穿了。


“算了,不和你玩了,先走了。”笛音响起,五灵兽皆出闸,密密麻麻的虫兽群而至,蛊虫狂暴,巫瑶踩着蝶影消失了。


 


接下来几天巫瑶和那位高冷的女杀手玩起来了“你追我赶”的游戏,她会露出破绽想引对方现身,会试图套对方的话,但是可惜似乎对方耐心很好,她得到的信息很少。不像以前被她耍得团团转的对象,有意思极了。


她们也从金水镇来到了巴陵县。


 


“你也追了我几天了,不累吗?”


“……”


“你不累,我饿啊。”


“……”


“真不知道你们杀手的生活有什么意思。”


“……”


晴空万里的天气,金黄灿烂的油菜花田,偶尔吹拂而过的清风,为巫瑶提供一个绝佳的狩猎场所。她一边用惯有的语气撩拨对方,一边轻轻从衣袖里放下一只细小的天蛛。哪怕会隐身,在这片会因风拂过而产生波浪痕迹的花田里都会无所遁形。


“抓到你了~”天蛛从口中吐出的细小却坚韧的蛛丝牢牢缠着对方的小腿上,终是拉扯出了一个人影。


“让我瞧瞧追了我这么多天的小娘子的模样~”巫瑶开心得音调都高了几分。


 


“你是唐门中人?!”唐门独有的面具遮罩在女子的脸上,只露出好看的下半脸。巫瑶却是不经握紧了手中的虫笛。


怎么能是唐门呢?呵呵,得来全不费工夫。


 


——TBC——




第一句誓言出自剑三的海誓山盟烟花。


欢迎帮忙指出用词不当语句不通顺之处。感谢之!



评论
热度(6)

© 月见莳萝 | Powered by LOFTER